不挑食的柴柴

此作者跳坑极快,注意。

【dipbill】新生(2)

“梅宝,你有没有一种被什么东西一直注视着的感觉?”

躺在床上的迪普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索性坐起来与还在刷猫咪视频的梅宝聊天。

“哈,迪普!你又在说蠢话了!你不会是得了bill后遗症?”

“我没开玩笑,梅宝。我总觉得bill还活着。”

“梅宝?”

说话的时间梅宝竟瞬间入睡,抓着的手机屏幕还闪烁着光。

“但愿是我的错觉。”

迪普重新睡下。

夜深。

“嘿,狂妄的松树小子似乎进入REM阶段了。那么接下来就是bill的时间啦!”

咻!

一道金黄色的光闪进了迪普的身体里,床上的人动作僵硬的像机器人一般直立身体,眼睛突然睁开,左右转动着略显诡异的金眸,上扬的嘴角咧成180度的半圆弧度。

bill跌跌撞撞的走下楼,直奔厨房。

“让我看看……青椒,红椒,辣椒粉……啊哈!就你了辣椒粉!”

bill打开辣椒粉的盖子,手臂疯狂的摇动着瓶子,辣椒粉颗粒从筛子里抖出尽数落在这具身体的眼睛和脸上。

“哈哈哈哈!好辣!好痛!哈哈哈!我的眼泪停不下来了!”

“oh god!人类的痛觉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dipbill】 新生(1)

bill:

what 's happening to me!?

AXOLOTL
(蝾螈)
my time has come to ruin
(吾的时代已经陨落)
I invoke the ancient power that I may return
(吾祈求古老的力量让吾归来)

  ————————————

距离上次湮灭之日已过了10月零三天之久。

重力泉的重建工作也在不久前完成了,人们像往常一样工作,吃饭,娱乐,看不出丝毫湮灭之日所留下的痕迹。

唯一不同的是神秘小屋。

没有了stan叔公,没有了dipper和mabel,神秘小屋便再无神秘。

庆幸的是dipper和mabel即将迎来高一的暑假,而stan叔公们的北极任务也圆满完成。

“嘿!stan叔公!”

Mable飞扑向叔公的怀里,感受着sran叔公的温暖和略带海腥味的外衣。

“哦吼,孩子们!想不想听听叔公们在北极的探险之旅?”

“stan叔公!北极的企鹅会自己冲q币吗?”

“姐姐,你又在异想天开了。”

“好了孩子们,先进小屋里再说吧。”

白桦木后,一只眼睛躲在暗处正悄悄的窥视着斯坦一家。

“?”

dipper后背一凉,警觉的回头张望。但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

总觉得好像被什么东西盯上了。

也许是错觉吧。dipper很快就将这个小插曲抛之脑后。

另一个次元。

“well well well,斯坦一家人又重新聚集在一起。……让我想想,什么样的礼物才适合重力泉的英雄们呢?”

“一个松树人偶?这次我要试试辣椒往眼睛上抹。人类的痛觉还真是相当滑稽。”

“hiahiahiahia……”(比姥姥笑声)

在逛怪诞小镇贴吧的时候看到的。
Bill才不会轻易死去!
不过我很好奇另一个时空和形态的意思……

今天刷完了怪诞小镇,最后一集超燃!虽然看bill被封印的时候有些伤心……
啊啊啊啊bill好帅啊,性格也好棒!
比姥姥是我的新晋男神了!
我要写他的同人文!
Dipbill!

虚实之间


教学楼着火了。

浓烟和大火侵袭着被锁死的四楼教室。

我惊恐的尖叫着,被划破的血手死死的扒着窗户。

靠近走廊的同学脸已被烧去大半,森森白骨也逐渐变得焦黑。

而我的同学和老师却对这场大火熟视无睹。

我从梦中惊醒。

醒来时又是一个阴暗的早晨。

我起床上学。

依旧是昨日的课本内容,依旧在火烧噬骨后钻心的疼痛中惊醒。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黄杰】胁迫(二) r18

强制露出,触手,,野战,尿道,羞耻play

重口慎入。

依旧评论走链接。

【黄杰】胁迫(一)

二更上肉

这里是1889年的伦敦街道。

伦敦迎来了今年入冬的第一场雪。

马路上的人渺渺无几。偶有迫于生计不得不出来工作的底层人民,亦或是坐着马车的王公贵族。

车轮轧过马路,洁白的路面留下肮脏的痕迹。

街道又恢复了冷清。

一抹黑色突兀得出现在白色的布景里,显得格外扎眼。未等人留意,转身之间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夜幕降临。

“先生,要和我共度良宵吗?我收费很便宜的。”

“嗯?”

杰克停下脚步,打量着眼前衣着鲜艳,穿着暴露的女子。

看这打扮,不用想都知道这女人是做什么的了。

「原本我今晚不打算出手,不过猎物已自投罗网,岂有不享用的道理?」

杰克眯了眯眼睛,挽上妓女的胳膊。穿上绅士的外皮,做出一副轻薄的假象。

“先生想知道我的名字吗?”

“像你这样美丽的小姐,我确是有点好奇什么样的名字能与你相当。”

“嘻嘻,看不出来先生你还挺油嘴滑舌的。叫我伊丽莎白就好。”

“想吃葡萄吗?”

“可以吗?”

伊丽莎白欣喜不已,一开始她还以为这个人是骗子呢。毕竟看他的长相英俊,穿着这么考究,又摆着一副上等人的样子,倒是却来找她这么个低级的老妓女。

但是他却说要给自己买葡萄吃,伊丽莎白觉得自己今晚钓到大鱼了。

能买的起葡萄的只有那些上层阶级的家伙,没人会为嫖一个妓女买葡萄的。妓女可比葡萄便宜多了。

「也许是来自家里管教比较严的贵族家庭也说不定。看这人样子也挺年轻的。」
伊丽莎白想。

从店里出来,伊丽莎白提着装葡萄的小篮子,心情愉悦与走在后面的杰克逗趣。

突然,伊丽莎白被一个小石头绊了一下,险些摔倒。颠簸中一个小葡萄从篮子里掉落,滚到小水洼的旁边。

“我的葡萄掉了。”

伊丽莎白弯下身,想要拾起葡萄。

水洼倒影中,伊丽莎白看到一双手伸向自己。

“!!!”

杰克双手拽着围巾的两边,向后用力扯紧。伊丽莎白未反应过来,被这股力推着向后仰去。

伊丽莎白害怕极了,向外扒着围巾。脖子被勒住,无法叫喊,伊丽莎白觉得自己快要室息,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眼球在往外凸出。

伊丽莎白挣扎着,用手撕扯着围巾。不多时,后面的人似乎快没力气了,脖子被勒紧的力度渐渐放松,伊丽莎白更加用力挣扎,她有信心能挣脱这个羸弱的上等人。

然而她却不知道这个人已不是第一次作案了,又怎能让她轻易逃脱?

脖子的不适感突然消失,伊丽莎白正准备起身逃跑,肩膀被人用力抓住,按着后脑勺往地上一下又一下狠狠的撞击。

伊丽莎白在撞击中昏了过去,额头上的鲜血与地上的污泥参杂在一起,显得格外狼狈。

杰克嫌弃的看着沾上污渍的猎物,拿出手帕粗暴的擦了几下,结果却越擦越脏。

嫌恶的将手帕团成一团塞进口袋,杰克拽着妓女身上还算干净的地方,拖向暗巷。

【黄杰】双向侵蚀2 r18

说好的肉,发不出去走链接。

第一次写肉,肝的我肾痛。

以及务必在家长陪同下观看。(๑•ั็ω•็ั๑)

https://m.weibo.cn/status/4259634313026418

打不开走评论

【黄杰】 双向侵蚀 (一)

两发完结。
私设有,ooc有
二更上肉。

哈斯塔发现自己变成了乌贼。

一只深蓝色的斑点荧光乌贼。

怎么会这样?哈斯塔想。

记忆伴随着剧烈的头痛如浪潮般涌入。

昨日与蝼蚁们的战斗浮上眼前。蝼蚁们开船来到了他所处的海域,探寻着传说中能实现所有幻想的深海宝藏。不知道那些蝼蚁们用了什么方法找到了他,但作为宝藏的守护者和被诅咒者,本能驱使着他挥动触手,将蝼蚁们的船砸的七零八落。暴虐的因子在他的脑海里横冲直撞,不堪一击的蝼蚁们或被淹死,或被打烂,亦或是被循味而来的海底食客们享用。

肉块,断肢,衣物碎片混着染红的海水不断搅拌。眼前一片通红的哈斯塔感到异常烦躁,不停摆动的触手试图利用气流扫除污秽。腾起的泥沙中一道黑影悄然混入。

记忆戛然而止。

哈斯塔恼怒的上下挥舞触手,然而现在这个样子的他根本毫无杀伤力可言。剧烈摆动触手的小乌贼大概只会让人感到滑稽。

接下来的几天,哈斯塔漫无目的四处游动,途中还要不断躲避着他以前的“食物”。要知道小乌贼还是很受鲨鱼等肉食动物的青睐的。

这边刚躲开虎鲨的哈斯塔发现周围的环境有些不对劲,等等!他被网住了!
哈斯塔使出浑身力气,仍无法钻出。

失去神力变成乌贼的旧日支配者成为了人类餐桌上的美味。
哈斯塔甚至都能想到自己的结局和同僚们对他的“落魄”下场的嘲笑。

希望他们能把自己做的好吃一点。
这是昏迷前的哈斯塔唯一能想到的事情。
————————————————

好刺眼的太阳…

意识逐渐清晰,哈斯塔缓缓睁开了双眼,模糊的视线依稀看见了两颗血红的宝石。

一张男人的脸?

认清现状的哈斯塔惊恐的环顾四周。果然,他被关在了一个大水族箱里。照醒他的也不是什么太阳,而是那个男人的手电筒。

习惯暗光的哈斯塔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快要晕眩过去,发现不对劲的男人及时的收走了灯光。

“这个,我要了。”

“好嘞,您可真有眼光,这小东西据说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品种,我这里独一份!仅此一只!多少有钱人想买我都没卖啊,只等着您来呢!”黑市的商贩谄媚的向眼前的男人献殷勤。

男人嫌恶的皱了下眉头。但良好的教养是不会允许一位绅士向别人表露这种不礼貌的情绪的。男人很快变调整好情绪,刚才那唯一泄露男人真实想法的小动作仿佛并没有发生过一样。

疲倦的哈斯塔再次昏睡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场景已换成男人的家。

哈斯塔清楚的感应到了"宝藏"的共鸣。

说是“宝藏”,其实不过是块破石头罢了。当年诸神之战被打败后,他的神力就被封印在这块石头上了,只有在石头的感应范围里才能使用神力。不仅如此那些恶毒的神诅咒他让他只能永远的在局限的海域里活动。这次的事情竟意外的破除了诅咒的一部分,或许再摸索摸索还能有其他收获。

现在是深夜,恢复力量的哈斯塔从水族缸里爬出,抖了抖身上散落的水珠,变回人型。

人类的保险箱对于一位旧神来说简直不堪一击。将石头融入身体中保存好,哈斯塔决定去“拜访”一下那位买下他的男人。